中文版    English    舊版網站   
媒體紅醫
媒體紅醫
陳洪铎:解開朗格漢斯細胞之謎
2019-03-26 14:26  点击:[]

作者:高兴华 郭秀芝 齐瑞群 《光明日报》( 2019年03月25日 11版)


    陳洪铎(右)與導師塞爾維斯在一起。

  【學人小傳】    

  陳洪铎,1933年2月18日生于浙江紹興,中國工程院院士,在皮膚免疫、皮膚性病防治以及醫學美容方面有著高深造詣,是我國朗格漢斯細胞研究的奠基人,先後擔任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英國卡迪夫大學等國外大學客座教授。曾任第八、第九屆全國政協委員,國際皮膚科學會副會長;曾榮獲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先進工作者、吳階平醫學獎、中華醫學會皮膚性病學分會終身成就獎、國際皮膚科學會突出貢獻獎、國際皮膚科學會聯盟表彰獎等。現任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名譽院長,同時還是國際皮膚科學會常務理事、國際美容皮膚科學會會長、國際生物醫學科學協會副會長、美國皮膚病學會榮譽會員、美國皮膚科學會國際榮譽會員、研究皮膚病學會榮譽會員、日本皮膚科學會榮譽會員、亞洲皮膚科協會名譽理事,中華皮膚科雜志總編輯等。三次獲得衛生部科技進步獎,在皮膚科學界是國家自然科學獎的唯一獲獎者。

  【大家】    

  他本是江南書生,卻只身來到遙遠寂冷的關東大地,幾十年如一日地在科研一線奮鬥。他是遼甯省醫療領域第一位中國工程院院士,也是我國皮膚性病學界首位院士。他視名利爲浮雲,唯獨放不下的是那份于國于民的赤子情懷。他說自己今生追求的就是“仰不愧天,俯不愧人,內不愧心”。他就是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皮膚性病科陳洪铎教授。

起 航

  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誕生。此時在上海念書的陳洪铎激動不已,他感覺到作爲一個青年人重任在肩,大展抱負的時機來臨了。而一個偶然事件改變了這位愛國少年的人生軌迹。

  1949年秋,時任中國醫科大學教務長的田志東帶人到上海開招生會。陳洪铎與幾位同學來到現場,田志東告訴他們,中國醫科大學前身是中國共産黨建立的第一所高等醫學院校,是唯一一所走完二萬五千裏長征的醫科大學。

  聽完這段輝煌校史之後,陳洪铎不顧家人反對,作出了一生中最重要的決定——放棄上海優厚的條件和當時所學的專業,選擇了中國醫科大學,進而投身革命。

  1950年2月,18歲的陳洪铎順利通過中國醫科大學的入學考試。他告別家鄉,踏上了前往沈陽的漫漫征程。雖然對東北的天氣早有心理准備,可沈陽的寒冷還是給了陳洪铎一個下馬威,他被凍得直打哆嗦。

  就在陳洪铎入學的頭一年,抗美援朝開始了。中國醫科大學師生于1950年10月從沈陽出發,前往中蘇邊境的黑龍江北安。

  冬天的北安最低溫度在零下50攝氏度。陳洪铎回憶:“我一個南方人第一次來到東北,真冷得受不了!”幾位從南方來的同學適應不了那裏艱苦寒冷的環境,實在扛不住,不得不打道回府。

  但陳洪铎咬牙挺著,依舊竭盡全力學習。在他看來,與求醫報國的理想相比,這些苦頭都不算什麽。他在北安醫院整整待了一年,度過了平生最寒冷的冬天。這段學習生活經曆讓陳洪铎在以後的人生中面對任何問題都不退縮,不逃避。

  “現在我們的生活實在是好,當年無法想象,我們的生活能有這麽好。”陳洪铎感謝那段艱苦歲月的磨煉,走過來了,就什麽都不怕。

  1956年,陈洪铎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皮肤科,任皮肤科医师。那时的中国皮肤科学术体系及學科建設相对落后,在这样的学科领域里要想取得一些成绩,难度极大。更现实的是,当时中国医科大学皮肤科是一个只有不到10张病床的小科室。

  有一天,陳洪铎在皮膚科門診出診,一位動物飼養員來找他看病。他發現這位患者的面部體癬顔色異常,就認真詢問患者的病史。在詢問病史的過程中,他了解到患者飼養的家兔身上也長了癬,並且是兔子先長癬,之後患者面部才長癬。

  陳洪铎腦子裏立刻閃過了一個念頭:兔子會不會是病菌的傳染源呢?晚上,他來到這位患者所在的家兔飼養室,對患癬的兔子進行了認真檢查,並把兔子身上長癬的絨毛和患者癬部的皮屑同時做了培養及顯微鏡下觀察,發現兔癬和人癬的致病真菌完全一致。

  隨後,陳洪铎又陸續發現了類似病人。經過多次實驗研究,預想得到了證實,他撰寫論文,通過實驗所見及嚴密的邏輯分析,闡述了他的新發現。這一成果發表後,在皮膚科學界反響較大。

  陳洪铎在國際上首次證實家兔是須癬毛菌的傳染源之一。

  1979年1月,中美正式建交。爲了學習國外的先進經驗,加快中國的發展建設,這一年,國家選派首批留學生到海外學習。陳洪铎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赴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醫學院的公費留學資格,專攻免疫學和皮膚病學。

探 索

  1868年,德國學者朗格漢斯發現人體內有一種樹突狀的細胞,分布較廣,而這種細胞具有什麽功能卻是未知領域。國內外許多學者積極研究探討這一問題。爲此,該細胞就以這位德國學者的名字命名爲朗格漢斯細胞。

  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深造時,陳洪铎所選擇的研究對象——朗格漢斯細胞,由于形態酷似神經細胞,所以在20世紀70年代一度被認爲是皮膚內的神經感受細胞。

  陳洪铎是個有心人,在皮膚移植的研究中,他根據田鼠頰囊和人的角膜移植後成活率較高,而二者又都缺少朗格漢斯細胞這一事實,提出這樣設想:移植物內的朗格漢斯細胞可能對移植物是否被排斥具有決定性作用。

  基于這一設想,陳洪铎始終在思考著一個問題,那就是朗格漢斯細胞與移植間有什麽關系?

  陳洪铎決定報名成爲賓夕法尼亞大學塞爾維斯教授的學生。塞爾維斯是美國遺傳學會主席,起初陳洪铎並沒有引起塞爾維斯的注意,但當聽陳洪铎說希望研究的課題是朗格漢斯細胞的免疫作用時,他驚訝地發現他們關注的方向不謀而合。

  塞爾維斯很欣賞陳洪铎,給他創造很多條件,並對陳洪铎說:“今後找我不必通知秘書,隨時可到我辦公室,實驗室你可隨便出入,不必受時間限制。”

  同其他醫學研究實驗相比,陳洪铎做的動物實驗周期較長。急于多出成果的他又給自己的工作加了碼,除了朗格漢斯細胞的研究,又同時承擔了其他科研課題。

  那段时光,陈洪铎像陀螺一样,辗转在圖書館、实验室、动物房等之间,常常是几个实验同时进行。

  陳洪铎工作起來是不要命的。在最短的時間裏,他不斷有新發現,撰寫了具有一定創新內容的文章。他常常說:“時間對每個人都是常數。”在這個“常數”的框架下,爲了追求他的學術目標,他只好犧牲個人的休息和娛樂時間,有時甚至是以身體健康爲代價。

  午飯後愛犯困的陳洪铎,索性不吃午餐,只吃早、晚兩頓飯,每頓飯的時間基本也不會超過五分鍾;他感覺買食品太浪費時間,所以出去一次就買回夠一個月吃的東西,很多年都沒有做過一頓飯。

  陳洪铎在美國租的房間裏沒有床,他不去買,也不去借,竟整整在地板上睡了900多個夜晚,每天至少工作10個小時。

  終于,陳洪铎的努力得到了回報。曆經近千次動物實驗後,他在國際上首次揭示朗格漢斯細胞具有傳遞組織相容性抗原的功能,並在國際上第一次用動物實驗證實了朗格漢斯細胞在免疫排斥中的重要功能。

  據此,陳洪铎提出,在器官移植中,如果把朗格漢斯細胞和類似的細胞設法消除掉或加以更換,在一定條件下,就可能把這個器官移植到其他個體身上。這一研究是現代免疫學中一項重要的基礎理論,其結論對髒器移植及腫瘤防治具有指導意義。

歸 心

  在美國近三年的時間裏,“陳洪铎”這個名字開始變得不同凡響。美國、日本各大學紛紛邀請他講學,曾任研究性皮膚病學會主席的克列格曼教授推薦陳洪铎到國際皮膚科學術會議上作報告。

  留學期間,鑒于陳洪铎的突出工作,賓夕法尼亞大學破格聘請他爲客座教授。在當年,一位中國講師能夠被美國著名大學聘爲教授,非常罕見,是極大的榮譽。

  1982年,在美國完成了學業的陳洪铎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國,他的導師塞爾維斯多次挽留,希望他能在美國長期工作,可陳洪铎一再謝拒。

  歸國之前,塞爾維斯特意把陳洪铎請到自己家中,作最後一次挽留。面對導師的誠意,陳洪铎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我是爲振興中國的醫學事業出國學習的。我的事業在我的祖國。我們的設備暫時是比較落後的。但正因爲落後,才需要我們去改變,去更新啊。”

  塞爾維斯被陳洪铎真摯的愛國之情感動了:“你是中國最出色的人才,當初如果我不接受你,那將是我一生最大的錯誤。你回國後,需要什麽資料和實驗物品,盡管來信,我將全力援助。”

  臨行前,陳洪铎用按政策應歸個人的大約2500美元的生活節余買了一些國內難以買到的儀器、試劑和圖書等,整整裝了六大箱子。

  東西有了,怎麽運回去又成了一個大問題,如果郵寄的話,根本寄不起。通過不斷的詢問,陳洪铎得知有一艘國內貨輪會停在費城,他急忙趕去和船長商量能否幫他將這些東西帶回中國。

  最終,船長被陳洪铎的愛國之心所感動。1982年6月,陳洪铎帶著三年裏他獲得的一切,踏上了返回祖國的歸途。

  回國途中,陳洪铎受到日本東京大學的邀請,參加了在東京舉行的第十六屆國際皮膚科大會。在宣讀論文前,大會主席介紹與會發言人,當介紹“下一位發言者是來自美國的陳洪铎教授”時,只見陳洪铎大步走上講台,用清晰有力的語調鄭重聲明:“我是中國人,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我是在返回祖國的途中來參加這次大會的。”

  話音剛落,台下掌聲響起,經久不息。接著,陳洪铎飽含深情地說:“我的母校中國醫科大學是經曆兩萬五千裏長征的學校。”他鎮靜地站在台上,高聲宣讀了關于朗格漢斯細胞研究的論文,闡明經動物試驗證實了朗格漢斯細胞在免疫排斥方面有重要功能。這一論證使在座的各位專家感到震驚,全場掌聲雷動。

光 芒

  1982年夏季的一天,一架波音747客機國際航班,在北京首都機場降落。與其他旅客不同,陳洪铎肩背旅行包,手裏拎著兩個鼠籠匆匆走出機場,就連接他的妻子看到這一幕,也是又氣又好笑。

  回國後,中國醫科大學的校、院領導關切地問陳洪铎:“生活上有什麽要求?”他馬上說:“生活上我無所需求,我只有兩點希望:一是盡快成立實驗室,把我在國外進行的科學實驗繼續下去。二是希望組織上幫助我克服缺點,使我早日加入中國共産黨。”

  組織上的關心和支持給了陳洪铎溫暖和力量。他對學校領導說:“只要給我幾個房間,幾名助手,一些基本儀器和設備,保證三年內拿出國際水平的研究成果。”

  時任中國醫科大學黨委書記的阙森華給陳洪铎專門騰出三間房子,用于成立實驗室,雖然房子不是很大,但在中國醫科大學當時辦公室資源十分緊張的情況下,已屬不易。

  不久,塞爾維斯從美國給陳洪铎空運來了第一批純系大鼠和小鼠。這些老鼠特別昂貴,陳洪铎親自前往北京接貨。爲了早點迎接大鼠回家,他連續跑了十幾個單位,足足跑了5個制造廠家,制作在實驗室飼養和存放小鼠用的鼠籠。一切安排妥當,就待大鼠移居。

  在北京的3天,陳洪铎在民航局、機場、海關、衛生部、動物檢驗所、農業部等十幾個單位、部門之間來回奔波,辦理煩瑣的動物入境檢疫、取貨、檢查等手續;晚上,他就睡在距離機場最近的一個浴池更衣室裏,以便能夠隨時前往機場。

  第三天半夜一點,大鼠乘坐的飛機抵達機場,看到這些從美國遠道而來的“朋友”,早已等候在那裏的陳洪铎急忙脫下來自己的棉大衣蓋在了老鼠身上。因爲怕老鼠帶進來病毒,要在北京觀察老鼠沒病才能放行,因此需要兩周左右的時間。

  兩周後,陳洪铎又前往北京取老鼠。那時已是秋季,爲了不使老鼠受涼,他來不及等臥鋪票,帶著鼠籠子,連夜坐火車趕回沈陽。

  每當夜幕降臨,陳洪铎所工作的醫院大樓(現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二號樓)上各個房間的燈也漸次熄滅,但是,五樓北端一個房間總是閃著光芒——那就是陳洪铎的辦公室。

  陳洪铎一做起實驗就什麽都忘了。這一點他的妻子翟明最清楚。一個深秋的淩晨,翟明急匆匆地前往實驗室,因爲她的丈夫已經三天沒有回家了。到了實驗室後,她看見陳洪铎在吃長了綠毛的月餅,她再也忍不住眼裏的淚水。從那以後,翟明每天早上會把一天的飯菜送到實驗室,晚上再把空飯盒帶回家。他們夫妻被同事們風趣地稱爲“飯盒夫妻”。

桃 李

  陳洪铎的同事這樣評價陳洪铎:“他身上有一種獨特的親和力和領導力,他可以把所有人團結在一起。”陳洪铎的弟子分布世界各地,論著成果多到令同行羨慕。

  然而,陳洪铎深知能取得今天的成就,離不開像董國權、楊盛林、張致中、楊景春等前輩學人們的指點和幫助。他常常對學生說:“我們雖然做出了一點成績,但那是皮膚科前輩們給我們打下的基礎”。

  陈洪铎非常重视学科的团队建设,他认为现在的医学學科建設是综合性的,需要学科之间的合作,包括国内不同地域之间的合作和不同国家之间的合作,要很多人一起努力才能把中国的皮肤學科建設搞上去。

  在国外求学的经历使陈洪铎清楚地意识到,中国皮肤科學研究的基础还非常薄弱,人才匮乏、资金短缺、学术氛围不浓。所以,他回国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组建临床免疫研究室,打造一只进行免疫研究的学术队伍。

  只有重視青年人才的培養,才能夠爲國家的發展提供源源不斷的資源。陳洪铎爲青年學者創造了一個寬松、和諧的工作環境和濃厚的學術氛圍,並不斷湧現出如何春滌、高興華(本文作者之一)、耿龍、肖汀、李遠宏等一批思維活躍、勤于思考、勇于創新的傑出人才。在陳洪铎的帶領下,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皮膚科已成爲全國最具影響力的皮膚性病學中心。

  多年来,陈洪铎千方百计地输送科室有潜力的年轻人出国深造,他推荐到牛津大学留学后归来的高兴华教授,成长为东北区域医疗界首位長江學者特聘教授,被选为国际美容皮肤科学会副会长、国际皮肤科学会副会长、美国Sigma Xi科學研究学会荣誉会员、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会候任主任委员等。

  依靠陳洪铎多年來搭建的分子與臨床研究平台的優勢,高興華等主攻皮膚抗感染免疫,在國際上首次嘗試了無創、非接觸、可耐受溫度範圍的人乳頭瘤病毒感染性皮膚病的成套治療方法,開創了病毒疣治療的新道路。

  這一新方法被寫入權威教科書,並被納入英國病毒疣治療指南,涉及的數項專利成功轉讓千余萬元。

  爲了進一步將科技成果轉化進行到底,陳洪铎領導團隊與遼甯燕陽醫療設備有限公司合作,爲創新設備的升級及産業化提供了強大專業技術支持,並于2018年在遼甯省衛生計生委的扶持下,共同成立皮膚疾病診治研發和轉化領域的産業化基地,該創新技術即將在國內外推廣。

  陳洪铎推薦到柏林自由大學留學後歸來的何春滌教授,是亞洲皮膚科學會常務理事。何春滌與北京協和醫院的張學團隊一起,完成了先天性禿發疾病的遺傳病致病基因和致病基因組重排的重大發現,發現Marie Unna遺傳性少毛症的致病原因,揭示了一種全新的先天性脫發的遺傳機制。這一成果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以及教育部自然科學一等獎,論文發表在Nature Genetics上,並受到Faculty of 1000的正面點評。

  陳洪铎推薦到東京大學留學後歸來的肖汀教授是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在自身免疫性疱病以及荨麻疹方面頗有建樹,其發表的關于疱病的研究論文被國際診療指南引用;陳洪铎推薦到法國弗朗士-孔泰大學留學後歸來的李遠宏教授是泛亞太屏障功能研究學會常務理事、皮膚科與美容外科國際聯盟常務理事。

  還有很多青年醫師如夏立新、鄭松、齊瑞群(本文作者之一)、曲樂、徐宏慧、洪玉曉、徐學剛、郭昊、孫豔等都在陳洪铎院士的幫助下到加拿大、英國、美國、德國、日本等國學習深造,他們在各自領域學成歸來後成爲學科的中流砥柱。其中,齊瑞群副研究員發明了低溫組織樣本包埋存儲系統,解決專業研究中普遍存在的問題,獲得國內外專利6項,並非常有希望實施産業化。

  截止到2018年11月27日,陳洪铎領導的科室在國內外發表論文1317篇,其中450篇發表于外文期刊。盡管如此,他仍不滿足:“這沒什麽了不起。要知道,在20世紀80年代,我的導師一生在《自然》《科學》雜志上發表的論文比咱們國家總共發表的還多。我們差得遠啊!”他希望中國在該領域的發展能夠達到國外發達國家的水平。

  (作者:高兴华,系長江學者特聘教授,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副院长、国家重點學科皮肤科主任、教育部/科技部创新团队带头人、国际皮肤科学会副会长,国际美容皮肤学会副主席;郭秀芝,系辽宁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教授,《中國醫科大學報》主编,东方人文医学研究所医学史研究室主任;齐瑞群,系副研究员,获评2016届中国皮肤科优秀中青年医师。)

  (本版圖片均爲資料圖片)


上一條:朱京海:國際化是中國醫科大學的第一選擇
下一條:注重人才创新培养 助力辽宁振兴发展

關閉

首頁 > 正文